莫非的百鬼夜行活動



  「對不起!對不起!」阿基跪坐在地,現在除了道歉他實在不曉得還應該說些什麼,雙手無力地支撐身體的重量,姿勢雖然像日本經典土下座,但此時他單純只是不敢與眼前人平視才選擇坐在地上。

  「你剛才的解釋我聽不懂,所以這個模樣會持續多久?」阿基面前是一位坐在電腦椅上的小男孩,聲音溫軟、語氣冷淡,一副小大人的樣子。「幸好現在是暑假,不然該怎麼辦?」
  「只會持續一天!放心!」阿基抬起頭直視對方雙眼,沒一會又感到愧疚而低下頭。


  阿基嘗試再解釋一遍:事情其實發生在昨晚,半睡半醒間忽然驚覺一身冷汗,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竟然身處氣氛詭異的古堡內,同時還覺得頭很暈,眼前的畫面不停重複轉動,但若仔細定睛一看,會發現古堡內的燈光竟然是來自許多微微晃動的搖曳燭光,不可計數的白色蠟燭點亮了空蕩寬闊的一樓大廳,阿基再細看,發現自己的雙手被拉著、不停原地旋轉——原來是這樣才覺得頭很暈啊!阿基才正這麼想,忽然便聽見了嘻嘻聲。

  聲音來自拉著他的手轉圈圈的小女孩,阿基皺眉說:「不行、我快要吐了,休息一下好嗎?」沒想到對方聽話地立刻停止,阿基馬上蹲下去,只覺天旋地轉,眼前是小女孩暗紅色的蕾絲邊蓬蓬裙,樣式還挺老舊的,阿基會知道樣式老舊是因為親戚家的小魔頭每次穿的裙子都自稱走在流行尖端(媽媽自稱),雖然看在阿基眼裡好像只是把大人的衣服等比例縮小給兒童穿罷了。

  抬眼一看,小女孩一臉笑盈盈,很淑女地沒有露齒而是抿著嘴,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看起來十分討喜,蜷曲的淺褐髮透過燭光看起來透亮泛金,不知怎的白皙的臉頰上似乎上了淡妝,有著淡紅色腮紅,小小的指甲上也擦了與模樣不襯的暗色櫻桃紅。

  「我們要做什麼?」蹲著的阿基牽起小女孩的手,雖然柔軟卻感覺不到溫度,他也沒有太在意,小女孩以笑容代答,不像一開始輕快活潑地拉著阿基轉圈圈,而是動作輕柔地讓阿基陪她在古堡裡散步。


  四周寂靜,只有阿基的腳步聲在屋裡迴盪,小女孩沒有開口說半個字,除了剛開始的嘻嘻聲外再也沒聽到她發出什麼聲音,想起親戚家的小魔頭,頤指氣使又好動,但總覺得不能把對待小魔頭的那一套用在眼前的小女孩身上,把小淑女架在肩上在古堡裡來回狂衝?太詭異了吧!

  像是察覺到對方的心思,小女孩忽然抬頭望著阿基,童稚大眼微瞇,淡淡的笑容,同樣什麼也沒說,不自覺地阿基也笑了,在這一刻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小女孩—--


  「然後我醒來又躺在床上,正心想原來是做夢啊、想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夢的時候,就發現……」
  「就發現我變成小孩子了?」室友沉著臉,卻是沉著一張孩童般的臉問道。

  「…對,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還跪著的阿基雙腳已經開始發麻,不過現在也不好意思換個姿勢。


  室友現在的樣子和親戚家的小魔頭相去不遠,大概是剛念小學的年齡,坐在電腦椅上,兩腳碰不到地。突然變小也沒衣服可穿,室友只好隨便套了件自己的襯衫,平時已經不怎麼溫和的眼神此時更加銳利;阿基下意識地想像了一下把室友架在肩上在房間裡跑的畫面,總覺得很詭異啊,一個像大人一樣臭著臉的小孩……



  然後阿基總算想起當時對於小女孩的感想,那個女孩的神情舉止就像個成熟女人一樣。


\延伸閱讀

陶喆 feat.盧廣仲- 那個女孩
Tizzy Bac 第二張專輯- 
《 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