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 耶穌 (惡街)
獵人 周頤 (ZEEP)
 
 
官方活動05【不翼而飛?!
※ 感謝搞搞提供本篇架構

  阿基的室友在大二時會答應和阿基分租的原因其實很單純:因為他們曾是高中同學。雖然不能算太要好,但也不至於毫無往來,眼前這笑得傻呼呼的傢伙他一點也不討厭,也就順勢放棄了對他可有可無的宿舍生活。

  發現有時櫥櫃裡的食物會不翼而飛倒是分租沒多久後的事,自己有時會在剛認識不久的女人家過夜,但到了凌晨總是會回到那個分租的小住處,因為上課還是需要拿課本和文具,偶爾課堂在下午,便躺回床小憩一會;說起來他也不太在意食物存量,原本應該不會注意到的,起因是某天他在學校附近的餐館裡留意到阿基和他朋友們正在閒聊,聲音吵鬧到很難不注意到他們的說話內容,仔細一聽竟然還有關於自己的部分。

  「喂,你知道這傢伙啊,早上我傳簡訊要他幫忙買早餐,結果他從書包裡拿出一份親手做的巧克力吐司?」阿基的朋友笑著說,坐在不遠處的室友回想一下,早上的自己大概在淺眠而沒注意到,那名青年又繼續道:「他還要我分他一半!」
  「親手做的,好溫馨啊。」
  阿基不滿回道:「我沒錢買早餐啊!吐司還是偷幹我室友的,當然只能做一份,我們兩個分著吃啊。」

  原來巧克力吐司的吐司是我的吐司啊?雖然那條吐司大概再過幾天就該扔掉了,比起氣惱阿基偷幹他的吐司,不知為何室友反倒想像了阿基早上在房間裡偷偷摸摸的模樣,不禁啞然失笑,回家後假裝沒事地問阿基:這條吐司吃不完,可以幫我吃嗎?對方如他意料地立刻接過,表情歡欣中帶著猶疑,似乎在考慮要不要坦承早上偷吐司的事,室友不發一語,忽然想起一件事,又補充一句:「以後還有什麼吃不完的,可以拜託你嗎?」看著阿基點頭如搗蒜,心底又更加確定。


  前幾週他的吐司突然被完美地去了邊,大概也是阿基的傑作吧。

\延伸閱讀

王力宏- 你不知道的事
 
 
隱藏活動01【電費大爆表危機!
合作創作:和彥


  某日阿基站在門口,手中拿著一疊正從信箱裡拿出來的信,一封封分類:我的、室友的、要留著的廣告、沒用的廣告等等,忽然身邊傳來一聲早安,抬頭一看,原來是鄰居栗原。

  「早!買早餐嗎?」阿基看見栗原手裡提著的食物。
  「嗯,」栗原頷首,注意到阿基手裡拿著的信,「好多信啊。」
  「對啊,有時候累積幾天沒拿就會這樣……」說著說著阿基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猛然抬起頭,有些激動地說:「說到這,前幾天我們收到來自房東的電費繳費通知,竟然…竟然比平常多了好幾倍!看到的當下我快嚇瘋!」

  「是、是嗎……」栗原看著眼前激動的阿基,也道:「說起來我們也是……電費比平常還要多啊。」
  「咦,栗原也是嗎?會不會我們的房間都被別人偷接電……」阿基深深地皺眉,隨後又問:「你有室友了啊?剛剛聽你說『我們』,有的話下次可以一起來我房間打遊戲!」
  想不到栗原愣怔幾秒,一副猶豫的模樣,最後開口:「你相信……世界上有幽靈嗎?」
  「我相信!」雖然摸不著頭緒,阿基仍是立刻答道:「不只相信,我還很害怕!非常害怕!最近有時候半夜睡到一半覺得身體發冷……只敢蒙著頭睡覺……」

  「這樣啊…」栗原似乎欲言又止,「下次有機會的話,再把室友介紹給你。」





  說起來阿基那天收到電費通知時,被上面的應繳金額嚇到反覆重看不下十次,怎麼會?怎麼會?慌亂之餘阿基還想會不會是抄錶出錯,打電話問房東這次的度數多少……沒想到確實比平常多出兩三倍!怎麼會?怎麼會?難道室友趁他不注意時狂開冷氣還是打開冰箱門吹涼風嗎?

  可是仔細想想,那傢伙時常不在,自己才是那個家裡蹲,要論用電最兇的人也該是自己才對,室友要將阿基打昏才有辦法做到「趁阿基不注意時狂吹冷氣」,可是上個月也沒比平常多做些什麼,且放暑假前都還忙著上課考試,沒道理變多才對。

  沒想到剛剛和栗原閒聊一下才發現,原來鄰居也是一樣的情形,難道是我們兩間房的電被別人偷接電了嗎?乍一想似乎有些荒謬,但其實也不無可能,阿基藏著這件事沒告訴室友,料想到那傢伙肯定會是一副「什麼?那也沒辦法,事已至此,下次注意點吧」的淡然態度,不會跟自己計較……但問題不是我啊!不是我的錯!阿基誓要揪出偷接電的混蛋,再將這件事呈報給室友知道。

  總之,今晚十二點先將房內所有電源都拔掉,確保沒有任何用電後再去抄錶,到了明天晚上十二點就能知道到底是不是有人偷接電!明早就先帶著PS3和咪咪到朋友家借住一天,順便跟室友說一聲。
果真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阿基已經開始把電腦關機、各個插頭拔掉,也將下午已經清空的冰箱插頭拔掉,房內頓時一片寂靜,原本睡著的貓咪也被阿基的動作吵醒,起來活動活動。

  平常在房內只穿一件四角褲的阿基隨意套件短褲,他可不想半夜穿條內褲被人誤認是變態,耳邊忽然聽見「嗶」一聲,冷氣開始隆隆運作,阿基這時才想到,對了,冷氣插頭!隨後又聽見不斷傳來的嗶嗶嗶嗶,低頭一看,咪咪正兩爪抓著冷氣遙控器磨爪子,爪子來回劃在按鍵上,將冷氣開開關關。

  阿基當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很長一段時間都說不出話來,眼睜睜看著咪咪還在玩遙控器,想起之前睡到一半覺得冷,害怕得只好蒙著頭大睡……早上栗原提起幽靈的事,還以為栗原有什麼陰陽眼,打算要告訴阿基房裡有不乾淨的東西在……結果是咪咪!臭咪咪!阿基把搖控器拿回來,塞進抽屜裡讓咪咪再也拿不到,又把所有插頭插回去,暫時還不願考慮電費很多這個事實。
 
 
官方活動04【掛號送件~!


  現在是上午10點,阿基看了看電腦螢幕右下方的時間,距離郵差通常出現的下午一點還有三個小時……像這樣算著時間等待的模式今天已是第三日,怎麼說我買的遊戲也該來了啊……賣家也表示已經出貨,每天焦灼的心情在酷暑中更是種煎熬,不想再失望了!應該就是今天吧!想讓自己冷靜下來,阿基拿起冷氣遙控器,原打算問問室友意見,想起對方和別人約好吃早餐,早就出門,便也索性直接開了,降降火。

  打從起床,阿基便一直想盡辦法找事做來打發時間,先是把咪咪的飼料碗裝滿,躺在一旁看牠吃,接著拿出逗貓棒、逗貓釣竿,陪咪咪在房間裡四處玩,趁貓咪放鬆戒心靠近自己時,阿基笑得一臉討好、伸出手想摸摸牠,結果咪咪一溜煙跑遠,悠哉梳理自己細軟的毛,只留下阿基在原地不滿地打滾。

  「臭咪咪……」阿基打開線上遊戲,但現在根本還沒中午,果然好友欄上一個人也沒有,只好四處隨意打打怪。阿基選擇打開遊戲的原因是如此一來他便不會一直盯著螢幕右下角確認時間,直到他真的感到乏味而退出遊戲,時間顯示:上午 11:43


  轉頭看向咪咪,咪咪早已睡翻在自己床上,這下子阿基也不能睡回籠覺了,雖然室友的床空著,但有潔癖的室友不能容許別人沒洗澡就碰他的床……就在此時,阿基的手機響了,竟然是室友。

  阿基問:「怎麼了,要幫你送東西嗎?」
  「我中午回去,問你要不要吃些什麼,順便帶回去。」
  阿基心裡疑惑,原來出門還真的只為了吃早餐啊,又確認一下:「你要帶女生回來嗎?我收拾一下房間。」
  「沒有,只有我回去,要吃什麼?」阿基點了蛋餅豆漿加夾蛋鰻頭,打算中午餐一次解決。
  現在時間十二點,接近二十分,等待的焦急不禁令阿基想起高三那年放榜的滋味,雖然現在的等待並不事關人生,然而那份難耐卻是相同的,前幾天因為實在已經將手邊的遊戲記錄全都破到滿分,沒有挑戰性了,NDS的太鼓達人也正邁向難度高的「梅」,手癢的他只好上網拍看了幾款遊戲,也正是造成他今日如此焦慮的原因。


  話說回來,昨天同樣在等待的阿基確實收到了掛號,拿進房間大拆特拆後卻發現是女生的衣服,當下實在只有滿腦子疑惑,和巨大無比的失望,可是收件人的確是自己,想想愚人節和自己的生日早就過了,應該不是朋友惡整他……難道是老妹怕老媽發現她又亂買網拍,所以填我這裡的住址嗎?

  此時電鈴乍響,阿基三步併作五步衝去開門,發現門外站著一手提午餐、一手抱著包裹的室友,「我沒手開門。樓下看到郵差,就幫你收了。」

  「謝謝謝謝!」阿基開心拿過包裹,準備大拆特拆。

  走進房裡的室友蹲下摸摸前來撒嬌的咪咪,注意到眼前昨天被拆開的包裹,「這是你的?」
  「不是,大概是我妹的吧,裡面全是衣服。」正忙著的阿基頭也沒抬地回道。


  「我還以為是你姐的東西呢,你上個月還要我提醒你,要你別亂拆從國外寄來的包裹,說是你姐去了德國,不想要包裹放在管理室一整個月……那東西寄來了嗎?」

  「………什麼?」
  阿基覺得自己的手腳開始發冷,不敢確認不祥包裹上的寄件人地址。


\延伸閱讀

自由發揮- 死定了
 
 
莫非的百鬼夜行活動



  「對不起!對不起!」阿基跪坐在地,現在除了道歉他實在不曉得還應該說些什麼,雙手無力地支撐身體的重量,姿勢雖然像日本經典土下座,但此時他單純只是不敢與眼前人平視才選擇坐在地上。

  「你剛才的解釋我聽不懂,所以這個模樣會持續多久?」阿基面前是一位坐在電腦椅上的小男孩,聲音溫軟、語氣冷淡,一副小大人的樣子。「幸好現在是暑假,不然該怎麼辦?」
  「只會持續一天!放心!」阿基抬起頭直視對方雙眼,沒一會又感到愧疚而低下頭。


  阿基嘗試再解釋一遍:事情其實發生在昨晚,半睡半醒間忽然驚覺一身冷汗,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竟然身處氣氛詭異的古堡內,同時還覺得頭很暈,眼前的畫面不停重複轉動,但若仔細定睛一看,會發現古堡內的燈光竟然是來自許多微微晃動的搖曳燭光,不可計數的白色蠟燭點亮了空蕩寬闊的一樓大廳,阿基再細看,發現自己的雙手被拉著、不停原地旋轉——原來是這樣才覺得頭很暈啊!阿基才正這麼想,忽然便聽見了嘻嘻聲。

  聲音來自拉著他的手轉圈圈的小女孩,阿基皺眉說:「不行、我快要吐了,休息一下好嗎?」沒想到對方聽話地立刻停止,阿基馬上蹲下去,只覺天旋地轉,眼前是小女孩暗紅色的蕾絲邊蓬蓬裙,樣式還挺老舊的,阿基會知道樣式老舊是因為親戚家的小魔頭每次穿的裙子都自稱走在流行尖端(媽媽自稱),雖然看在阿基眼裡好像只是把大人的衣服等比例縮小給兒童穿罷了。

  抬眼一看,小女孩一臉笑盈盈,很淑女地沒有露齒而是抿著嘴,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看起來十分討喜,蜷曲的淺褐髮透過燭光看起來透亮泛金,不知怎的白皙的臉頰上似乎上了淡妝,有著淡紅色腮紅,小小的指甲上也擦了與模樣不襯的暗色櫻桃紅。

  「我們要做什麼?」蹲著的阿基牽起小女孩的手,雖然柔軟卻感覺不到溫度,他也沒有太在意,小女孩以笑容代答,不像一開始輕快活潑地拉著阿基轉圈圈,而是動作輕柔地讓阿基陪她在古堡裡散步。


  四周寂靜,只有阿基的腳步聲在屋裡迴盪,小女孩沒有開口說半個字,除了剛開始的嘻嘻聲外再也沒聽到她發出什麼聲音,想起親戚家的小魔頭,頤指氣使又好動,但總覺得不能把對待小魔頭的那一套用在眼前的小女孩身上,把小淑女架在肩上在古堡裡來回狂衝?太詭異了吧!

  像是察覺到對方的心思,小女孩忽然抬頭望著阿基,童稚大眼微瞇,淡淡的笑容,同樣什麼也沒說,不自覺地阿基也笑了,在這一刻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小女孩—--


  「然後我醒來又躺在床上,正心想原來是做夢啊、想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夢的時候,就發現……」
  「就發現我變成小孩子了?」室友沉著臉,卻是沉著一張孩童般的臉問道。

  「…對,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還跪著的阿基雙腳已經開始發麻,不過現在也不好意思換個姿勢。


  室友現在的樣子和親戚家的小魔頭相去不遠,大概是剛念小學的年齡,坐在電腦椅上,兩腳碰不到地。突然變小也沒衣服可穿,室友只好隨便套了件自己的襯衫,平時已經不怎麼溫和的眼神此時更加銳利;阿基下意識地想像了一下把室友架在肩上在房間裡跑的畫面,總覺得很詭異啊,一個像大人一樣臭著臉的小孩……



  然後阿基總算想起當時對於小女孩的感想,那個女孩的神情舉止就像個成熟女人一樣。


\延伸閱讀

陶喆 feat.盧廣仲- 那個女孩
Tizzy Bac 第二張專輯- 
《 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
 
 
官方活動03【Oh~Summer~!


  「夏天的風吹入我心中……」帶著草帽的阿基逆著光轉過頭,不知為何竟然帶著幾分帥氣。

  「你站在海邊望著天空!」阿基的朋友們十分有默契地大聲接唱,阿基面向大海,張開雙手,繼續喊道:「你說世界是多麼遼闊——」
  「渺小的我們擁有什麼!」

  一旁同樣戴著帽子的室友默不吭聲,只想快速離開,假裝不認識這些在海邊熱唱的傢伙。前陣子朋友們老是喊著每到夏天我要去海邊,這次總算去租了車、訂好民宿,幾個大男生直接殺到海邊打算玩個幾天,或許是太興奮,才剛踏進沙灘,阿基和友人們就開始熱唱所有與「夏天」和「海邊」有關的歌,一看到海就瘋了。

  「喂喂,等等先回民宿吃晚餐吧。」阿基向眾人提議,他們抵達海邊時已是午後,大家輪流開了一整天的車也有些疲累,先回去休息也是好的,今天就當作先來跟大海打聲招呼,一群人又上車前往民宿。

  一到民宿,五人睡的是六人房,各自輪流去洗澡,等會再一起吃晚餐,阿基隨意轉轉電視,難得和朋友出來玩一趟,這次罕有地沒有帶PSP或玩遊戲,頓時間有點不知該如何打發時間。
  「貓你帶回家了嗎?」室友忽然湊過來悄聲問道,阿基點點頭,「我姊意外地還蠻喜歡咪咪的,竟然願意幫我顧個幾天。」
  室友聽見貓咪沒有落單,回道那就好,也一起看電視,沒一會兒卻突然喊:「等等!」
  「怎麼了?」阿基停下動作。
  一旁的友人先察覺事態:「喂……不是吧。」

  幾人看見新聞快報寫著:「颱風形成!」且直撲他們一行人所在的海邊……


  「很慘吧!」阿基邊刷牙邊說道,嘴上充滿泡沫。「這就是我昨天做的夢。」
  室友輕撫前來討摸摸的貓咪,隨口回答:「是嗎,所以你不去囉?」

  「去哪?」阿基從浴室探出頭來。
  「海邊,他們今天早上打電話來約,明天出發,問我們去不去。」

  「去!當然去!」


\延伸閱讀

脫拉庫 TOLAKU- 我愛夏天
元衛覺醒- 夏天的風
 
 
官方活動02【火燒厝?!

  深夜獨自在房內刷副本的阿基正和隊友RC,隱約感覺腳邊有毛茸茸的物體磨蹭,不意外低頭一瞥,是前幾日從其他住戶那領養回來的小貓,平時只有玩樂才會來找阿基的貓不知為何反常地熱情,阿基和隊友說:「欸我家的可愛貓咪來找我,ㄏㄏ等我一下。」拿下耳機的瞬間,遠遠聽見那頭傳來一聲怒幹。

  「嗨咪咪,有什麼……」話還沒說完便發現房內充滿從門縫下的煙霧,方才被遊戲音效掩蓋的警鈴此時才真正傳入阿基耳中,他本能地感到腳底發麻,兩眼發直,迅速抓了袋子把重要物品收拾一下,另一手把貓咪攬在懷裡,立刻拉開門,發現門把還不燙,外頭的煙霧也不至烏黑,為了抓緊逃生時間他也就不準備濕毛巾,直接三步併作兩步逃往樓下空曠處,確定安全後才拿出手機撥給室友。

  「喂,你在哪,有在社區裡嗎?剛剛火災警鈴大響,大家都出來避難了,你如果在外面就先不要回來!」室友一接通電話阿基便一口氣劈哩啪啦講完,「貓咪和我在一起,你有東西放在家裡需要幫你拿的嗎?」阿基發現雖然警鈴大作,煙霧瀰漫,自己住的那棟卻沒有見到火勢,心想就算現在回去一趟應該還沒問題。

  「你沒看到我留給你的紙條嗎?」
  「什麼?」
  「昨天我發現管理員塞了張突襲演習的通知單,不曉得你有沒有看到,還留了張紙條在你桌上說今晚我要避開演習,所以不回去睡了。」
  「咦,通知單?所以現在這是……」阿基看著自己一手抱著貓咪,一手拿著、另一手掛著胡亂塞滿遊戲片與PS3的袋子,還背個裝了錢包、幾個貓罐頭和吐司的購物袋,頓時間無法理解話筒裡室友說的內容。

  「演習,火災演習。」

  阿基渾身沒了力氣,坐倒在地,把貓咪放在腿上,慢慢翻找購物袋,最後吞吞吐吐地開口:「那個…我好像忘了帶鑰匙……你方便回來幫我開個門嗎?」


\延伸閱讀

新海誠  彼女と彼女の猫
順子- 回家
 
 
【白鴞 棄貓領養活動


  阿基一把推開門的時候,室友先是聽見外頭轟隆隆的雷雨聲與陰暗的天色,接著才注意到溼透的阿基,以及他兩手捧著的——貓。

  「剛剛回來看到其他住戶撿到一箱貓咪,在找人領養,所以帶回來的……」一進門,阿基便衝向衣櫃,隨手抽了條毛巾將貓咪擦乾。
  室友盯著阿基房間內踏來踏去的溼腳印,「你就這麼淋雨帶牠回來,會不會感冒?」
  「不會啦,我剛剛把牠塞在我的上衣裡!」

  「那就好,貓可沒有健保。」聽見室友走近,還以為對方想看看貓,抬頭卻眼前一黑,原來是室友往他頭上扔了條毛巾。「你也別感冒了。」
  阿基咧嘴笑笑,一邊逗弄毛巾裹著的折耳虎斑貓,室友遠遠坐回自己座位上,阿基忽然想到:「你應該不怕貓吧?」
  不怕就代表想養嗎?室友沒問出口,只是回答:「不怕。」不意外地又看見阿基傻笑,室友決定問:「貓糧呢,餵牠吃什麼?」

  阿基一時語塞,「我剛剛想過了……這個月就先不要買遊戲,如果沒有遊戲的開銷,其實生活費是足夠我和貓咪生活的,遊戲就存錢買吧。」
  室友不得不承認自己有些震驚,這傢伙明明為了遊戲寧可讓自己餓肚子,這次卻願意為了養貓放棄遊戲……更別提阿基最近期待已久的遊戲要在這幾天上市,總是要搶在發售日頭幾天把遊戲買回來的傢伙竟然說要慢慢存錢買。

  看著阿基已經在煩惱貓咪應該叫什麼名字,室友忽然開口:「我買吧。」
  「什麼?」
  「貓糧和貓砂,至於貓咪吃飯用的碗和上廁所需要的便盆你去準備。」阿基看室友拿著錢包和摺疊傘起身,打算出門,「消耗用品我來準備,你就負責陪貓玩吧。」
  「這樣不好吧,明明是我說要養貓的。」

  「我和你一起住,貓咪加入了我們共同的生活領域,不算是一起養嗎?」室友走近,伸出手指湊到貓咪鼻前,貓嗅了幾下便將臉蹭上室友的掌心。「還是這樣不好?」
  「不不不不不會!我沒有先問過你就帶貓回來,還怕你會不高興……」阿基瞪大眼,方才還完全不想給他摸的貓咪竟然乖順地讓室友摸頭,心中不禁有種複雜的心情。「那以後只要我在家,就由我來顧貓咪!」
  沒想到室友笑了,「你哪天不在家。」一句話狠狠刺傷了阿基身為宅宅的玻璃自尊心。


  「我先去超商買罐頭,雨停了再去買飼料吧。」室友出門前這麼說。

  「雨停了,我和你一起去。」阿基笑嘻嘻捉著貓咪的小手,搖搖對室友說掰掰。


\延伸閱讀

蔡依林- 乖貓
 
 
米爾特的贈送道具活動

  銀河社區住戶米爾特先生送給住戶一些小禮物,阿基所獲得的小禮物的效用竟然是讓鄰居擁有獸耳!身為阿基唯一的鄰居的栗原便因此遭遇毒手,長出了一對熊耳朵……
正在看信的熊耳栗原,似乎還沒有發覺頭上長出了新東西……


\延伸閱讀

 
 
窮大學生的暑假100種黃金傳說  
第二日:回老家蹭飯


  阿基應大姊的要求,特地回老家吃頓飯、看看父母,外地求學的他太明白住家裡的爽處,當晚狠狠吃了幾盤菜,又多添了好幾碗飯,吃得像好幾個月沒吃過一頓飽的餓死鬼模樣,心裡一邊盤算著回去時順手外帶幾包家裡的零食、罐頭或泡麵。「老家」之於阿基莫過於「緊急備用糧倉」,需要急難救助時,還可以回來吃到撐再外帶。

  吃到再也吞不下一粒米,阿基才願意放下筷子,跑去客廳看電視,其實每週一到五晚間九點他都必須準時收看一部連續劇,昨天正好演到關鍵處,究竟那個總裁的長子到底是不是親生兒子!還是總裁夫人讓總裁當了25年的綠巨人!阿基實在太在意,在意到差點不願意回老家,不過想起他的大姊親自打了電話……ㄚ電視要開演了。

  沒想到連續劇前情提要剛播完、片頭曲正唱到第一句,熟悉的室內拖「趴噠、趴噠」由遠至近,太久沒回家的阿基一時間還反應不過來,右手邊的沙發已經凹陷下去,一看,是大姊姊姊姊姊姊姊!!!

  大姊隨意穿著家居服,腳翹得老高,再自然不過地抽走阿基手中的遙控器,「我要看別的。」
  「咦!可是我……」
  「可是你,你應該去洗碗吧。」大姊一台一台轉,逐漸遠離阿基心中急迫想知道的總裁一家ㄟ秘密……「太久沒回來了,洗碗還要我提醒?」
  阿基還想張口說什麼,大姊又不溫不火開口:「還是阿基不想洗,也沒關係,等一下我去洗
——」


  阿基已經衝去廚房,他想起小時候跟人打架輸了,哭著回家,卻被姐姐冷著臉告誡:「輸了還敢回來哭?下次你再輸,就算在外面已經被人打了一頓,等你回來還有我這一頓。」從此他打架再也沒輸過……阿基手腳迅速俐落地洗著碗,想起外宿擺爛的美好、室友的忍讓……好想回去!好想好想飛,逃離這個瘋狂世界……


\延伸閱讀

五月天- 瘋狂世界
謝金燕- 姐姐